您的位置 首页 >> 双鱼座

权国 2489 雷雨(九)

来源:哈尔滨星座网 时间:2020年03月30日

权国 2489 雷雨(九)

请输入正文凌晨,贴身佣人战战兢兢地唤醒了熟睡中的费泽王务部次官库鲁斯迪“大人,王宫来人,召开紧急会议”

“紧急会议?是前方战事出了什么问题了吗?”

年纪五十的库鲁斯迪意外的看了一眼外面,竟然还是黑暗的天色,前方战事已经让军务部全力运转,二十万被隔绝在帕普特的部队不说,就是和中部联军对峙的十余万费泽军队,每天所消耗的大量军粮和物资,都让库鲁斯迪头发平添许多了斑斑白色,

“来的是禁卫军,好像是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贴身仆人递上热腾腾的毛巾,

&:3w.;“不得了的事情?”库鲁斯迪的眉毛微蹙在一起,从衣架上取下洗的发白的军务部制服,走到大厅,就看见大厅前面明晃晃的一片火光通明,道路两侧,都站立着头盔上有着红白色长缨垂至腰部的王宫禁卫军,

“库鲁斯迪大人”一名禁卫军军官看见他,立即走过来,立正身体行礼

“这是怎么回事?”库鲁斯迪向禁卫军军官点了一下头,神色严肃问道,对方虽然是王室禁卫军,但是在费泽,军部的力量一直都不是完全服从王权的

“大人,我们刚刚接到密报,南方六个附庸国一起叛乱了“军官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寒冷说道”陛下刚刚下达了封锁命令,下令禁卫军抓捕所有跟南部六个附庸国有关系的人物“”什么,南部附庸怎么会叛乱?“让库鲁斯迪心头一突,或者说感到很不妙,费泽目前的局面已经是相当狼狈了,虽然在战事上还保持着令人乐观的局面,但实际上。身为调度王国兵力的军务部次长,库鲁斯迪很清楚,王国兵力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抽调到了近乎空洞的地步,整个王国五十万常备军,二十万深陷帕普特地区,二十万与中部联军对峙。剩下的大部分都在海岸方向以应对来自北方猎鹰帝国的压力,军务部刚刚向国王呈递了征募兵力的报告,但是国王陛下还没有回复下来,南部附庸竟然在这个时候叛乱,这算怎么回事?

“具体情况,属下也不清楚,还请大人上车吧!”禁卫军脸色古怪,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那意思明显就是在说。这里不方便,如果大人想要知道,可以上车再问

“好吧”库鲁斯迪干咳了一声,走上门外停靠的马车,刚关上车门,就看见一队手执火把的禁卫军来往,如狼似虎的冲进自己家对面的一家南方附庸贵族的府邸,里边很快就传出了一阵惨叫和利器砍入身体的声音。

库鲁斯迪认识那家府邸的主人,南方附庸王国的一个公爵。是一个已经在费泽王都居住了二十年的老人,当初还是库鲁斯迪亲自接待的,要说此人是叛逆,那就太开玩笑了,而如同这样的南方附庸王国的贵族,在费泽王都的人数绝对不算少。沿途漆黑的长街,到处都是手执火把,以搜捕叛逆为名目而闯入的禁卫军,一处街道的拐角,库鲁斯迪看见十几个倒在血泊中的无头尸体。这血淋漓的场面让他眉毛微蹙,四周暗黑的街道传来狗吠的声音。但很快就变成嘎然而止的死寂,

“如果都是这样处理的,那么今夜会死不少人啊”库鲁斯迪内心说道”南方叛乱是怎么确认的?“库鲁斯迪放下马车的帷幕,问出心中的疑惑,身为军部次长,自己都不知道南方叛乱,而居于深宫的国王陛下是怎么知道的?

“大人还记得前段时间报告我方大军十一个重要物资仓库,不约而同遭到破坏的事吗“禁卫军军官声音顿了顿,朝着窗外看了一眼,说道,马车内只有他和库鲁斯迪两个人,所以说话也就少了几分顾忌,

其实禁卫军军官也是满心讨好的意思,在费泽,禁卫军属于王室,是不属于军方的,只是费泽立国数百年,当初战力优越的禁卫军,已经成为贵族子弟比拼背景的场所,要么就是论资排辈重,禁卫军的那几个将军职位,历来都是由几大王室旁支所占据,一般的禁卫军军官终其一生,能够爬到大队长级别就算是到顶,而这位禁卫军军官已经是中队长了,想要迈上将军这个台阶,就只有转入军方这一条路

王室禁卫军转入作战部队并不是没有惯例,只是前提是,军方要同意接受,库鲁斯迪身为王务部次长,在军方拥有的分量非比寻常,如果能得到库鲁斯迪这样军方重臣的一句良好评价,由禁卫军转入军方的道路会平坦很多

毕竟在费泽军界,禁卫军虽然面子风光,其实是被人看不起的,穿着华丽无比的制服,手中握着铮亮无比的武器,却一生都没有上过战场,从某种程度上,费泽的王室禁卫军并不是作战部队,他们的职责更多是护卫国王的安全和各大庆典中作为仪仗部队使用,所以才有这足够花俏却毫无实用价值的长到腰部的盔缨,

甚至在费泽军界有一个笑话,如果国王陛下看谁不顺眼的话,只需要让这家的继承人进入禁卫军就可以了,那基本上就宣告这个家族的继承人与军功无缘,没有军功的家族,就算是何等赫赫显耀,也会在岁月中迅速湮灭掉

“那件事我知道,事后不是查明,是因为连绵雨季,导致物资仓库本身损坏而出现的损失吗?”库鲁斯迪点了一下头,对于禁卫军官的讨好算是领情,看见库鲁斯迪的表情,这名禁卫军已经激动的难以自持了,继续说道

“我听说那只是为了掩盖事实作出的假报告,事实上是,这十一个物资仓库都是由南方附庸王国的仆军修建的,这些附庸仆军故意所为,导致王国在如此艰难时刻蒙受重大损失”禁卫军官语气里充满了浓浓怒意“早就听说那些南方人不是东西了,如果不是王国的庇佑,他们哪里有现在这样平静的日子,大人不需要为这些卑贱的南方人感到可怜。王国对他们那么好,他们不但不知道感恩,反而还对抗王国的命令,如果不采取果断手段震慑,后果难以预料!“

“卑贱的南方人?”

这词让库鲁斯迪有些错愕,眼前一脸悲愤的禁卫军官。让他内心感到一丝触动,这名禁卫军官一定是感觉很受伤吧,这大概也是大多数费泽人听闻这件事的态度,果然国内对于南方附庸王国的信息封锁是非常卓越的,在大部分费泽人心中,是费泽王国保护着这些南方附庸,否则这些南方附庸早就被各种各样的敌人吞没了,是费泽士兵在为这些南方附庸王国抛头颅洒热血,可是这些南方附庸干了些什么?征收一点物资就像是要了他们的命一样。

其实又有几个人知道,费泽对于南方附庸王国的剥削有多严重,因为百分之八十的粮食物资都要送入费泽,这些王国每个冬季有多少人饿死冻死?这才有了从南方源源不绝开向费泽的运输长队,才有了费泽贵族的奢侈享受,才有了费泽王国在商业丝毫不发达的情况下,依然保持五十万以上的军力,即使对上北方的刚非帝国也没有丝毫弱态的国家力量。已经被费泽压制的几乎没有丝毫反抗的南方,怎么可能会突然叛乱?

脑海里想着对面的禁卫军军官透露出的内容。库鲁斯迪的脸色突然微微暗沉,一个惊人的猜想闪过他的脑海,不会吧!国王陛下连这种事都干的出来?库鲁斯迪深吸了一口气,连他都被这个结论吓到了

南方附庸叛乱,是国王陛下自导自演的闹剧!

突然指认南方附庸叛乱,并且雷厉风行的调动禁卫军绞杀所有在费泽王都的南方附庸王国的贵族。这哪里是在剿灭叛乱,明显就是国内目前物资紧张到了相当程度,为了维持前线战事不崩盘而采取的掠夺措施,国王陛下已经将主意打到了这些南方附庸的头上,为了表示对费泽王国的臣服。每一个南方附庸王国都有人质常驻费泽王都,还在费泽王都拥有相当的产业,经过百余年时间,所积累下来的财富可想而知,如果全部没收,绝对是一笔能够支撑战争继续下去的暴富横财!就算南方附庸王国对此反抗激烈,在前线二十万费泽军重压之下,又能够有什么用?

费泽王宫,在阴冷而又华丽堂皇的圆柱装饰之间,库鲁斯迪仿佛嗅到了一种杀戮和血腥的味道,国王陛下既然对南方附庸们举起了屠刀,那么就应该已经有了后续手段,库鲁斯迪长长地呼吸一声,长廊两侧都站列着手执火把的禁卫军。通往议事大厅的长长的走道上,肃立着手持锋利武器的王宫士兵在守卫,冷峻、阴森、肃静,只有沉重的脚步声在回荡,火光摇曳,阴影幢幢,这种感觉叫人不寒而栗,

“库鲁斯迪,你来晚了”费泽国王从正在审视的地图上抬起头,看向走进议事厅的库鲁斯迪,满是血丝和憔悴,让库鲁斯迪看到心惊

“不是我来晚了,是陛下的决断令人吃惊”库鲁斯迪左右看了看来往的军官,整个议事厅简直就是一座指挥部,墙上挂着地图,几个禁卫军的参谋对着一个坐标指指点点的争论着什么,一张用泥土制成的南方附庸王国的沙盘横在议事厅中间,上面插着花花绿绿的旗帜

“看来你知道了,也好,我就不废话了!”

国王神色严肃走向沙盘,从一名禁卫军军官手中接过教鞭,指向沙盘中的一个地区“我给你五万人,一个月内,你能够在南方地区筹到多少粮食?”

“五万人?”库鲁斯迪楞了一下,现在王国还能抽出五万人?自己是专门负责军队管理的军务部次长,怎么不知道!除非是库鲁斯迪脸色变了变,国王陛下这是发疯了吗?就禁卫军那种德行,早就连根都烂掉了,难道还能派上作战吗?”你们都先下去吧!“

费泽国王向四周的军官摆了一下手,军官们迅速离开,等到所有军官都走完,费泽国王才转过身来,目光咄咄逼人看向库鲁斯迪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这些是目前王国唯一能够调动的后备兵力,给你一个月,能够打成什么样就什么样,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做,但是没办法,国库的存粮已经不足两个月,北方的猎鹰帝国切断了粮食贸易,南部地区也没有人与我们贸易,如果在南方得不到粮食,就不仅仅只是饿死人的问题,而是整个前线数十万大军崩溃的问题“(未完待续。)

...

心力衰竭下肢反复水肿脑梗塞用药可以吃通心络吗河北牛皮癣医院地址

保定看白癜风比较好的医院
冠心病服用什么药好
纯中药制剂的止咳药有哪些
标签:
友情链接+
哈尔滨星座网